英国寄宿学校面临身份危机

英国寄宿学校面临身份危机




寄宿学校是英国文化的标志性特征,由于学费涨价和人们教育观念变化,其国际学生比例不断提高。

寄宿学校的孩子在头几周里给家长打电话要求回家是常有的事。但一名14岁的德国男孩被送到英国乡村一所安静的学校后,提出了一个特别的抱怨。

他去那里是为了体验著名的英国寄宿学校教育,尽管近年来这一体系声誉受损,但仍被全世界视为英国文化的标志性特征。

这个男孩在电话里没有要求回家,而是告诉父母他交不到朋友,因为他不懂室友在说什么。不是因为他的英语不够好,而是因为他们全都说普通话。一个学期后他的父母接回了他。

英国寄宿学校正面临身份危机。现在一个学生平均每年要花费近3.5万英镑,10年前为2.3万英镑。这些学校的传统生源是中产阶层或中上阶层的小孩,他们的父母是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如今很多这种家庭都不再负担得起子女全日制寄宿的费用。不仅如此,随着人们对儿童和教育的态度发生转变,许多人即便负担得起也不再考虑让孩子上寄宿学校。

相比之下,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富裕起来,再加上人们对本地教育质量的担忧,导致来自海外学生的需求猛增。

自本世纪初以来,英国寄宿学校的寄宿生人数一直稳定——根据私立学校委员会(ISC)的统计,寄宿生人数一直维持在近7万人——但海外寄宿生的比例却显著增加。十年前,父母在海外的非英国学生占寄宿生总数的比例不到三分之一,现在据私立学校委员会统计该数字为40%以上。

这些海外寄宿生大多数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私立学校共有28910名学生的父母在海外——因此他们极有可能为寄宿生——其中中国内地和香港学生总共占到44%。德国人排在第三,不过跟前两名差得很远,仅占不到7%。

德国寄宿学校咨询公司von Bülow Education的主管费迪南德•施泰因拜斯(Ferdinand Steinbeis)表示:“需求远远超过了供应。由于费用的提高和个人需求的变化,其本地市场在萎缩,所以他们得设法补偿。如果招中国学生,任何一所英国寄宿学校哪怕床位数是现在的十倍,都不愁招不满。”

这些趋势没有减弱的迹象。私立学校不久前警告说,由于教师养老金缴纳额大幅增加,学费可能会进一步提高。不过据Henry Jiang这样的顾问表示,越来越多的家庭都在找英国学校而不是美国学校。Henry Jiang就职于Grandville International,该公司负责帮助把内地和香港学生送进英国寄宿学校。

毕竟去年曾有报道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在美中国留学生是“间谍”。

英伦海外升学中心(British United Education Services)香港负责人容显欣(Flora Yung)表示,在香港最近爆发骚乱之后,她接到了空前数量的家长来电,希望将孩子立即送往国外。

但是,随着海外学生的比例越来越高,有些业内人士担心有些学校在招收海外学生方面步子迈得太大了。伊顿公学(Eton)、哈罗公学(Harrow)、七橡树中学(Sevenoaks)以及马莱文学院(Malvern College)等学校在传统的英国家庭和外国家庭中仍然很受欢迎,因此它们可以按照它们认为合适的比例来平衡本国和海外学生。

但是,根据多位寄宿学校顾问的说法,许多“中下等”学校——这并非得到官方机构寄宿学校协会(Boarding Schools’ Association)承认的分类——只是用海外学生来“填满床位”。

人们普遍认为,学校的较多元化对于学校本身和学生来说都具有积极作用。但部分学校可能会为它们对富裕的国际学生的无节制追求——担心不这么做就会被迫关门——付出代价。

那些冲着经典英国教育才掏钱的家长开始质疑:他们花钱买来的到底是什么呢?海外家长似乎尤其有此怀疑。施泰因拜斯表示:“我们遇到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这所学校有多少德国、俄罗斯和中国学生?德国家庭长期以来总是担心学校里各地学生的比例不合适。”

英国寄宿学校现在的问题不仅在于如何生存和发展,还在于如何在21世纪保持自己的身份。

肯特郡的七橡树中学自1950年代以来就开始招收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九月里一个有些寒意的日子,我漫步在校园里,注意到这里比我1990年代在此读sixth form(中学的最后1至3年,为考大学做准备的阶段——译者注)时有了很大变化。

校园里建了一座巨大的设计与科技中心,里面有一间间宽敞的教师办公室,有一间超级大的sixth form公共休息室,还配备了高科技设备。

一群礼貌的学生带着我到处参观,其中一个谈到该校所有学生都要考的“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他说:“你现在可以选择科技(technology)这个科目了。”另一个学生说:“能吗?我都不知道。要知道我就选了。”前面那个学生耸耸肩:“只有三个人选了。”

尽管近来步伐有所放缓,但寄宿学校之间的设施升级竞赛一直是学费每年增速比通货膨胀还快的一个影响因素。自2010年以来,私立学校的学费平均每年增长3.9%,2000年至2010年期间,年均增速为6.6%。

设施升级和学费相应上涨并不受所有人欢迎。威尔特郡马尔伯勒学院(Marlborough College)一名男生的父亲表示:“我觉得学校有点操之过急,它们认为自己必须在各个方面做到尽善尽美。比起多建一栋设计和科技大楼,有许多许多的家庭宁愿费用再低点。”

的确,虽然像伊顿公学这样的学校长期以来都偏向服务超级富豪,但其他许多老牌学校原本有着艰苦朴素的传统,如今为了满足现代寄宿生的要求,也只得摒弃其传统。

顾问们特别指出,有些学校现在正坚定地瞄准国际上的新贵人群。一位顾问表示:“那些不好的学校差得吓人,弄得像主题公园似的。”

顾问们挑出了一所学校作为寄宿学校新贵的典型代表,就是约克郡附近的埃塞尔伯加女王学院(Queen Ethelburga's Collegiate)。一些顾问表示他们永远不会向家人推荐这所学校,称这里“闪耀”——学生们拥有房内卫生间——着“太多国际学生”。

为了说明这所学校面向怎样的客户群,他们提到学校以前曾经有一个直升机停机坪。一位顾问对一家家中国客户说:“从长远来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将损害英国传统私立学校的声誉。”

埃塞尔伯加女王学院已确认如今校园内不再有直升机停机坪,并表示一半学生是国际学生。校长史蒂文•扬德雷尔(Steven Jandrell)表示这种比例的国际学生“完全代表了当今世界”,并表示:“好的私立学校多种多样,存在彼此截然不同的有形环境和社交、文化环境。”

上一篇:中餐,应该脱下“正宗”的外套吗?
下一篇:投资者反应冷淡 WeWork搁置上市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